有免责条款也赔,停车后车辆侧翻导致司机身亡

  商报讯(记者
金冰)
一名司机在地下车库撞死保安,该司机所在单位要求保险公司支付10万元赔偿金时,保险公司以地下车库不属于道交法规定的道路范畴,不适用强制三者险和该保险为普通商业险、出现免责情况等为理由拒绝赔偿。昨日,东城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险企未尽说明义务 有免责条款也要赔

­ 车溜逸欲控车停 云南一司机被压死

  2005年2月23日,北京世纪飞驰展览展示有限公司司机于某驾车外出办事,在太阳宫国际公寓地下车库的封闭行车道内向外行驶时,将保安员撞死。事故发生后,飞驰公司一次性赔偿受害人10万元。而这笔钱却遭到保险公司的拒赔。

车主撞死人无力支付赔偿金理赔遭拒 险企免责条款未送达
法院终审判决赔付20万元

­ 保险公司因其不是“第三人”拒赔偿

  法庭上,原、被告双方对第三者责任险的定性成为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原告代理人提出,第三者责任险为强制保险,按照该保险的性质,不论在事故发生时司机是否具有逃逸行为、投保的是运营车辆还是非运营车辆,保险公司都不能因与被保险人的约定而免除赔偿义务。

发生交通事故后,责任人向保险公司追偿,保险公司拒绝赔偿的案例并不鲜见。夏先生即遭遇了此尴尬。

­
云南网讯司机停车离开后,发现车辆还在往前滑动,司机急忙从副驾位置攀爬车辆、意图控制此车,但随后车辆驶离路面向右侧翻,造成司机当场死亡。事后,保险公司因司机不属于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赔偿范畴拒绝理赔,死者家属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院,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保险责任内赔偿因死者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奍人生活费等26万余元。8月17日,云南省普洱市墨江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而保险公司则认为,该保险只是普通商业险,出现免责情况保险公司可以不赔。被告代理人指出,2006年4月19日、7月26日和8月2日最高法院出了3个函件,明确了2006年7月1日以前的第三者责任险性质为商业保险,

夏先生驾驶保险车辆撞死人后,无力支付赔偿金,其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固安支公司申请理赔遭拒,遂将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

­ 事发:停车后车辆侧翻导致司机身亡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发生后,各地法院应当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确定保险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在旧商业三责险保单与交强险保单并存的这个时期,一旦被保险车辆出险,应分别执行各自合同约定的赔偿原则、赔偿标准,互不排斥。

记者日前获悉,法院终审判决,人保固安公司赔付夏先生第三者责任险93743元。

­
事情要从1年前说起,2016年9月24日,49岁的普洱市墨江县村民尹某某驾驶自己的130货车来到了红河州红河县三村乡南哈上寨村口处,没有完全制动便将车停在一处陡坡上后下车离开。不久之后尹某某发现车辆正在往前滑动,情急之下,尹某某只能从副驾位置攀爬车辆,意图重新控制此车。不过之后失控的车辆驶离路面向右侧翻,尹某某从车上掉下后,被自己的车压住当场死亡。事后,红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尹某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由于保险公司拒绝调解,法庭最终宣布此案将择日宣判。

事发

­
事发后,尹某某的家属向尹某某生前投保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墨江支公司提出理赔,不过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告知,该车虽然投保了交强险12万元、第三者商业险30万元、车上人员责任险3万元,但因交通事故发生时,尹某某属于驾驶人也属于保险投保人,保险公司只愿意支付其家属车上人员责任险这一险种的赔偿3万元。而交强险及第三者商业险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只赔偿本车驾驶人、车上人员之外的第三人,故不予赔偿。

撞死人 车主向险企理赔遭拒

­ 庭审:司机是否属于“第三人”成案件争议焦点

2009年6月4日,家住河北省涿州市的夏先生给自有的北京牌农用运输车购买了保险,其向人保固安公司投保车损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等险种,其中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20万元,并投保不计免赔率特约条款,保险期间自2009年6月5日起,至2010年6月4日止。

­
无奈之下,尹某某的家属只能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保险责任内,赔偿因尹某某交通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奍人生活费等共计261562元。

2010年5月21日4时15分,夏先生驾驶该车发生了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事发地点在本市通州区六环路内环57公里500米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头朝西尾朝东停在应急车道内,司机陈先生正在检修车辆,此时,夏先生驾车由东向西驶来,与陈先生的重型车相剐,并将陈先生撞出,两车损坏,陈先生不幸死亡。

­
8月17日,普洱市墨江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在庭审中,尹某某家属的代理人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师伟律师认为,肇事车辆在事发当时已经往前滑动,属于无人驾驶状态,尹某某从驾驶位置攀爬,后从车上掉下,被车压死,其身份显然不应是该车的实际控制人,更符合此车之外的“第三人”的性质。

北京市公安局[微博]公安交通管理局通州交通支队对该事故做了认定,两名司机负同等责任。

­
但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则认为,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属于保险合同纠纷,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险只赔偿本车驾驶人、车上人员之外的第三人。而事发时,尹某某从副驾驶位置攀爬后半个身子已进入车内,不属于第三人身份,因此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尹某某家属的诉讼请求。

事故发生后,死者陈先生的四位合法继承人将夏先生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相应的损失。

­
因案件较为特殊,法院没有当庭宣判,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将继续关注本案进展。

2012年12月17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夏先生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12514元。

­ 新闻链接:

之后,夏先生先行向死者的四位继承人支付了部分赔偿金,因经济困难,无力支付剩余金额。最终,他做出了向人保固安公司申请理赔的决定,但人保固安公司拒绝赔偿。

­ “自己撞死自己”曾有先例

夏先生遂将人保固安公司诉至大兴区人民法院,要求人保固安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93743元。

­
2013年12月13日,禄劝县货车司机李某某驾驶自己的货车到当地某卫生院运土。他把货车停在下坡路上准备装土,但他未启用停车制动器就下车了。装土过程中,货车向前滑行。李某某看到这一情况,急忙去阻挡车辆,他被货车挤压在车左侧的挡墙之间当场身亡。

起诉

­
因李某某只购买了交强险,事后在其家属向保险公司索赔过程中,保险公司认为,李某某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和投保人属同一人,不应赔偿。无奈之下,家属将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11万元。

一审判决险企按保险限额赔偿

­
经过审理,禄劝县法院认为,在本起案件中,李某某并不在车上,而是下车后在控制车辆险情中被挤压致死,此时的李某某已并非车上的人员或者车辆驾驶员的身份,已转化成保险条款中的“第三者”,因此判决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1万元。

面对夏先生的起诉,人保固安公司没有参加法院开庭审理,也没有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据。

­
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温馨提醒各位驾驶员提高安全意识,在停车时拉紧手刹,如手动档则挂在挡上,如货车务必在车轮下放置石块,多一份谨慎,少一份事故。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

原标题:“自己撞死自己” 保险公司因其非第三人拒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