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去杠杆,债转股万亿盛宴

□本报记者 陈莹莹 彭扬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姚冬琴|北京报道

   2018年1月19日,发改委联合财政部、国资委、一行三会联合下发《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发改财金〔2018〕152号),针对《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颁布实施以来,市场化债转股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明确了十条实施细则,归纳起来,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至今近半年,去产能、去杠杆效果如何?市场关心的股东权利和退出机制有何进展?带着这些疑问,近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奔赴山东、江西、广东等多地进行实地采访。记者了解到,从首单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至今的近半年时间里,多地债转股工作加速推进,尤其是部分高负债率的煤炭、钢铁类企业“减负”效果明显,对当前国企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起到战略示范作用。也有不少参与本轮债转股的银行和企业人士坦言,项目资金来源有限、退出机制尚不明确、项目实施中附加条件较多、涉及税费成本较高等问题,大大影响了市场化债转股推进效率。

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是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重要方式之一。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和《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市场关注已久的债转股两个重要文件终于落地。

图片 1

专家和分析人士认为,在经济平稳运行环境下,“防风险”和“去杠杆”将成为2017年上半年货币政策主基调,而央行2017年初以来的多重措施也显示其去杠杆的决心。在此背景下,被视作金融支持“去杠杆”重要举措之一的市场化债转股有望迎来新一轮高潮。预计本轮市场化债转股市场总规模将达万亿元级。除国有四大行,接下来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将陆续跟进设立债转股业务子公司。而2017年落地的项目中,地方国企项目仍将是重点,民营企业债转股项目也有望提速。

尽管文件落地离2016年年终只有不到两个月时间,但丝毫不影响“债转股”成为年度热词。四大行开展债转股业务可谓“跑步前进”。

  那什么是债转股?为什么实施债转股?债转股的业务模式有哪些?政策沿革如何?且听下文详细解读。

煤企钢企“减负”节奏快

上述文件发布次日,即2016年10月11日,中国建设银行就宣布该行与武汉钢铁公司共同设立的武汉武钢转型发展基金出资到位,基金规模120亿元,这是首单支持央企市场化去杠杆的落地项目。此后,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债转股项目也纷纷落地。

  债转股的概念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过程中了解到,煤炭、钢铁等负债率较高行业对于债转股这场“及时雨”的企盼尤为强烈。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16年10月以来,仅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4家国有大行落地的债转股项目即达16单,已公布金额的11单规模达1620亿元;另有5单已签署框架协议,尚未公布具体金额。其中,仅建设银行一家就已签约8单债转股项目,金额合计1200亿元。

  绿专资本表示债转股是指将银行对企业的债权转换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对企业的股权。具体来说,银行将不良贷款转移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将债权转换为股权。债转股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成为企业的股东,依法行使股东权利,派员参加企业董事会、监事会,参与企业重大决策,从而带来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

江西省能源集团在去产能过程中发现两个较棘手的问题。其一,职工安置工作任务重。计划关闭退出矿井万吨产能用人数达47人,是全国煤矿平均水平的近3倍。其二,退出产能比重大,退出产能占现有核定产能的60.6%,超过全国煤炭行业退出产能比例43.1个百分点。

图片 2

  实施债转股的原因

更为困难的是,计划关闭退出矿井职工的安置费用需31.5亿元。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财务总监李松称:“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分配上,安置职工人数权重仅占30%。且奖补资金分配和使用是两张皮,在人多的情况下,导致安置费用不足。”而能否妥当解决安置与分流问题,是去产能攻坚战的重点,也关系着去产能全局的成败。

过剩产能企业率先债转股,资产负债率将降5%~10%

  从企业端来看,实施债转股可以有效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水平,减少企业的财务成本,化解企业中短期的财务困境。

在李松看来,无论是在去产能还是转型升级过程中,资金需求必不可少。“比如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就有银行抽贷或压贷,人为地制造资金缺口。另外,授信审批难度有所加大,审批时间延长。同时,还变更原有的担保方式,要求增加增信措施。这些都进一步加剧了江西省能源集团资金紧张程度,加大了资金链安全风险。”

去杠杆的主要目的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由于国内外市场需求持续低迷,我国许多生产力无法在市场上实现,导致产能过剩,而这些过剩产能中相当一部分对应的是银行信贷。所以对我国来说,当前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必须在实体经济领域去产能、在金融领域去杠杆。

图片 3

李松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目前,我们的做法是通过设立产业投资基金,将资金投入到债转股主体,替换原有贷款。对江西省能源集团公司而言,国家发改委和江西省发改委已明确其是市场化债转股主体之一,也要求各家银行积极支持推进其债转股工作。”

根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数据,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占GDP比重由2010年的101%持续上升至2014年的123%。瑞银证券估算,2015年末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近160%。2016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四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7644亿元,比2015年底增加了752亿元,增幅接近10%。为解决企业杠杆率过高和银行不良率持续上升的状况,银行与企业双方都对债转股表现出较高的积极性。

  从银行端来看,债转股主要是减少了银行潜在不良的规模,缓解银行监管指标压力,解决不良爆发可能引发的风险。当然,从整个债转股流程和账务处理来看,贷款转让阶段毕竟不是银行真正的价值提升,而只是会计处理带来的账面利润回升。绿专资本认为债转股能否有效提升价值,最终还是看实施机构(如子公司)能否治理好公司,使其经营改善,从而获得价值。

中国进出口银行江西省分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债转股政策落地,首先需要国务院相关部门审批,要先有政策依据。其次,如果政策上得到批复,各家银行还应在当地监管部门支持下,进行进一步协商。”

从已披露的16单债转股项目看,银行此轮债转股主要涉及大型央企、地方国企债务。按行业划分,来自钢铁、煤炭、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占9单。

  债转股的运作模式

山东能源集团是在山东省委和省政府的主导下,与建设银行、山东省国资委签署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合作协议。该方案以成立相关基金形式推进。这是山东省首单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也是全国煤炭行业首单市场化债转股项目。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这一轮市场化债转股与行业去产能、去杠杆、企业改革关联在一起。一些特定行业中特别需要去杠杆的国企会成为债转股的主要对象。通过债转股安排能够实现这些行业整合、企业之间重组,同时推动国企制度完善,这是这轮市场化债转股的主要目的。

  (一)按实施机构划分

方案分阶段设立三只总规模为210亿元的基金,包括150亿元山东能源集团转型发展基金、30亿元新华医疗并购重组基金和30亿元资本结构优化基金(Pre-IPO/PE),三只基金分阶段分别组织实施。

根据《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三类企业被鼓励债转股,包括行业周期性波动导致困难、高负债成长性企业和产能过剩关键性企业,而四类企业被禁止债转股,包括僵尸企业、恶意逃废债、债权关系复杂、助长过剩产能扩张的企业。

  根据债转股实施机构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三种运作模式:

“能源集团与建设银行市场化债转股的基本方式是用新股还旧债。”山东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外部董事李继斋表示,债转股推进后,山东能源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可降低6个百分点。同时,也可降低有息负债财务成本。通过市场化债转股,可降低集团融资成本20基点以上,节约10亿元财务费用支出。

民生证券研报分析认为,目前落地的债转股案例聚焦在有潜在价值、出现暂时困难的企业,账面贷款主要为正常贷款(包括正常类、关注类),而非不良贷款。目前没有对集团层面经营特别困难、资不抵债、急需救助的企业进行转股,转股企业经营资质尚可,这也与债权银行刚开启债转股、步伐需稳的诉求有关。

  1)银行对企业的债权直接转化为银行对企业的股权;

民生证券统计数据显示,从目前落地的债转股行业规模、企业数量分布看,煤炭行业项目规模为1626亿元,钢铁行业为1427亿元,合计为3053亿元,占债转股项目的70%以上。煤炭、钢铁债转股企业数量分别为11家和6家,多表现为“煤炭+钢铁”企业共同债转股,陕西、山西、安徽和河南等省皆采用此种方式。另外,有色、船舶、机械、交通运输等行业债转股规模和数量相对较多。从债转股企业框架性协议看,企业自身预估表内杠杆率最多能降低8%至10%,最少能降低2%至4%。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统计,目前已落地的债转股项目单个金额在50亿元~270亿元,债转股完成后,相关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普遍下降5%~10%左右,减少财务费用数亿元,实现企业“降杠杆、减负担”的需求。例如,山东能源集团由中国建设银行牵头设立总规模210亿元的基金进行债转股。预计债转股完成后,山东能源集团资产负债率可降低7.92%(以2016年三季报数据概算),财务成本可节约10多亿元。山西焦煤集团250亿元规模债转股完成后,预计资产负债率将降低约9.5%,财务成本可节约10多亿元。

  2)银行将其对企业的债权,主要是不良债权打包出售给第三方(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债权随之转移给第三方,再由第三方将这笔债权转化为其对企业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