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报,新版交强险锁定降价

  

  

在发布交强险审计报告的同一时间,交强险价格、保额调整的新方案也浮出水面。与保监会解释交强险巨亏原因不同的是,《财经时报》暗访发现亏损的背后另有隐情。

图片 1

千呼万唤始出来!

强制保险标志

  饱受“暴利”质疑的交强险在8月底并没有如期公布盈利状况。与此同时,两家上市保险公司中国人保和中国平安的半年报却清晰显示,机动车保险业务得益于交强险而猛增。

12月1日,保监会终于发布了交强险的首年度审计报告——39亿的账面亏损,与以前坊间传闻的400亿“暴利”截然相反。
缘何会出现巨亏,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的解释是,这与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和核算方法有直接的关系。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业内人士认为,从上市公司的公开数据、各家保险公司对于交强险的热情,以及和其他国家的比较,可以初步判断,交强险的费率有偏高之嫌。专家建议,交强险应去除对财产险的保障,转而增加对人身损害的保额,才能做到多赢。

但《财经时报》经过暗访发现,亏损的真相与保险公司的暗箱操作有直接的关系,转移商业车险和打折泛滥是引发亏损的重点原因。

  本报实习记者 孟繁龙

  交强险年报爽约

尽管在交强险经营的首年度未能达到盈利,但管理部门在发布审计数据的同一时间,还说出将于本月中旬召开听证会调整交强险的保费价格、基础费率和保障限额等一揽子优惠在内的新方案。

  保监会主席助理袁力日前表示,在交强险经营业务完整年度以后,保监会将按照保险公司整体盈利和亏损情况,要求或允许保险公司调整交强险费率。业内专家认为,统计结果出台、差异化费率实施后,交强险整体费率或将下降。

  此前,中国保监会局长助理兼新闻发言人袁力曾表示,保监会要求各保险公司对交强险业务经营情况进行核算,并聘请外部、

《财经时报》通过对比发现,私家车主有期望成为交强险新方案最大的收益者,在这时的八大类42种车型中,家庭用车的保费价格降幅最高将达到33%。

  是否“暴利”存在争议

审计机构专项审计,保险公司须在8月1日前上报上一年度交强险专项财务报告,8月底保监会将公布交强险审计报告。有鉴于此,8月底成为了揭开交强险是否存在“暴利”的关键时间窗,车主们更是关心该份报告是否能增减保费的支出。然而,9月已至,交强险的年度报告却仍未出台。

疑惑重重

  近日,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勇申请对交强险费率进行行政复议,认为其赔付率过低,存在暴利,不符合“不盈不亏”原则。一些学者也通过分析全年的交通事故和车辆测算保费收入和赔付支出的比例关系,从而得出结论,交强险费率偏高,长期来看一定盈利。

  据悉,按照交强险的管理原则,保险公司从事交强险业务实行与其他商业保险业务分开管理、单独核算。业内人士将延迟公布归结为全国数据的汇总需要时间。

原本承诺在8月底发布的交强险审计数据,推迟三个月后终于在12月1日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但是,经营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人士表示,由于交强险刚刚开始运行,一些风险准备尚未计提,目前显示盈利较好。随着时间的增加,风险准备会降低盈利的水平。

  有保监会人士称,鉴于交强险关注度高,出于稳妥的考虑,此数据的公布一定要谨慎,公布的不仅仅只有交强险一年来的盈亏,还要合理分析盈亏的原因,这样才能对公众关注的基准费率是否调整予以指导。

根据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交强险业务承保各类机动车5755万辆,承保率约38%汽车配件网指出,保费收入507亿元;交强险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以中国会计准则核算,交强险出现账面亏损39亿元。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表示:“最终的统计数据没有出来,有些地区未经历雨季,还有五一长假需要考虑,目前尚无法判断交强险的盈利状况。”他指出,相对是否暴利的争议,规范的制定更为重要。“交强险的定价方式要科学和合理,对于保险公司内部的管理成本和外部的赔付成本如何严格界定、预提多少比例的风险准备、保险公司的盈利部分放在哪里、是否建立基金进行各年度盈亏调剂等都要予以重视。”随着交强险浮动费率定价日程日益临近,郝演苏建议,代表公众利益的专业人士、交通管理部门人士和司机也应参与到定价的过程中。

  保险领域某专家则指出,交强险的年度报告未能如期公布,再一次表明了监管部门在推出交强险之初对所遇到的种种困难考虑不周,而权衡的结果,自然就造成了时间上的拖延。

尽管这一连串数字打破了以前交强险“暴利”的传闻,但仔细斟酌不难发现账面巨亏的总结实际是笔“糊涂账”。

  费率下降可能性较大

  盈利仍是“不盈不亏”?

北京一家着名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会计人员为《财经时报》推算了39亿亏损的计算方法。

  保监会主席助理袁力日前表示,从去年7月1日到今年7月1日,当交强险经营满一个业务年度时,保监会将对其业务的情况进行汇总和分析,并根据机动车交强险条例规定,根据交强险业务盈利和亏损情况制定费率。对于费率调整较大的,保监会将进行听证。

  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主任郭左践表示,很多人认为公司经营成果不能出现利润,否则不符合“不盈不亏”原则,这是一种误解。他说,交强险条例规定的不盈不亏原则是保监会在审批交强险费率的时候,要坚持按照不盈利、不亏损的原则来审查。“在审核公司报来的费率精算报告时,要审核精算数据的基础、选择的方法是否科学准确,同时把利润因子剔除。”

按中国的会计准则计算,从2011年7月1日到今日年6月30日,中国交强险业务保费收入507亿元,这期间已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27亿元,尚未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80亿元,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投资收益1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