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家购房支付链漏洞,解除房产交易信任风险的确定性信号

6月17日,蒋女士在上地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这次购房交易共有两次网签记录,第一次是1月17日办理,网签合同中将一位名为“孙全志”的人士列为买受共有人,而事实上的买受共有人蒋女士本人则不在其中。与此同时,在房管局的资金划转协议中显示,若交易不成功,资金退回至孙全志账户。

21世纪经济报道 方海平 广州报道

图片 1

一次正常的购房行为,交易却无法顺利完成。

图片 2

对于吃根油条都要刷支付宝,到楼下超市都想用滴滴拼车的人,毋庸置疑,都是拜互联网时代所赐。作为一个只寻找消费机会而并不创造消费机会的我们,也许谁都没想到,互联网思维在重构各行各业,重新定义生活方式的程度、速度,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一不留神就被别人甩了几条街。就好比使用理房通这款产品在买房中享尽了科技带来的快感和安全感,而走传统路线的尚处于前戏模式中反复纠缠,其实,房产交易早该如此简单。

更为蹊跷的是,在买卖双方都未出面也不知情的情形下,中介自己却完成了网签、撤销网签的过程,并且在网签合同中诡异地出现了一名买卖双方均不认识的共同买受人,网签撤销之后,买方先期支付的147万购房首付资金全部划转至这名共同买受人账户中,最终去向不得而知。

6月17日,蒋女士在上地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这次购房交易共有两次网签记录,第一次是1月17日办理,网签合同中将一位名为“孙全志”的人士列为买受共有人,而事实上的买受共有人蒋女士本人则不在其中。与此同时,在房管局的资金划转协议中显示,若交易不成功,资金退回至孙全志账户。

北京的冀先生是笔者一位故人,大学毕业后冀先生义无反顾北漂寻梦。学生时代积淀的深厚情谊,使得从未间断联系。如今,摸爬经年总算慢慢站稳脚跟,孩子的出生给家庭带来无限欢娱的同时,也将本就不大的房子占据完全,冀先生去年起就有换房的想法,而无论是性价比还是地段,二手房都颇具吸引力。期间冀先生想快刀斩乱麻的迅速敲定,但朋友却告诫谨慎些小心被骗。以传统的眼光来看,无论什么样的买卖无非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当冀先生上网进行相关搜索,原本轻松的心情却发生了改变,网页中通篇出现的“陷阱”、“诈骗”、“钱房两失”等标题内容可见并非空穴来风,这下,倒让冀先生对房款资金的安全保障多长了个心眼。

这桩离奇的购房交易发生在北京海淀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初步还原了这一事件的经过。涉事中介链家的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这一事件,不过主要是经纪人个人的行为,与链家无关。

一次正常的购房行为,交易却无法顺利完成。

体验过完整买房流程的人会发现,二手房的交易从选房到最终成功过户,持续的时间相对较长,而其间涉及到的定金、房款等几部分资金环节蕴含着诸多风险。其实法律有相关规定,但由于监管的缺失,定金及房款往往直接交付卖家,所以凭借假房源、抵押房或查封房骗取定金,房屋无法过户,甚至业主恶意欺诈卷款潜逃的案例屡见不鲜,鱼龙混杂的乱象使得行业呈现一种病态模样。

但记者调查中发现,这不是孤例。事实上,早在2016年之前,链家曾一度宣称布局金融理财业务,于2014年末推出理房通平台,对其定位是房产交易领域的“支付宝”,为了解决房产交易环节买方卖方最终交易达成之前的资金安全问题。随着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链家彼时推出的一系列金融产品随后也逐渐沉寂。不过,理房通APP面世后,链家也不时被指通过这一产品从客户购房款的沉淀资金中获益,链家自身对此也发过声明。

更为蹊跷的是,在买卖双方都未出面也不知情的情形下,中介自己却完成了网签、撤销网签的过程,并且在网签合同中诡异地出现了一名买卖双方均不认识的共同买受人,网签撤销之后,买方先期支付的147万购房首付资金全部划转至这名共同买受人账户中,最终去向不得而知。

市场漏洞突出行业机会

在此次案件中,链家相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这是员工个人行为,利用资金监管漏洞进行欺诈,链家也是受害方。

这桩离奇的购房交易发生在北京海淀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初步还原了这一事件的经过。涉事中介链家的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这一事件,不过主要是经纪人个人的行为,与链家无关。

上网查、跑小区及找中介,冀先生最终在朝阳区东五环附近看中了一套四室二厅,小区整体感觉不错,之前房主只是简装,方便重新装修。通过中介联系了业主并谈好了价钱,初步商议的是交定金30万元。虽然签署了购房协议也约定了交纳定金及房款的节点及条款,对方给人感觉也挺厚道,但是网上的各种陷阱还是让冀先生在交房款时略有踟蹰。顾虑正当时,中介建议冀先生做银行四方监管,但实际操作中发现其不能进行定金监管,只有大额的房款监管。随后,中介又推荐了理房通做资金托管,这一个类似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尽管冀先生也算互联网中推波助澜的一份子,但涉及到近百万的财产风险可是需要承受巨大压力的,更何况,没有人愿意在切身利益面前冒这个险。

而令人费解的是,通过知名大型中介平台购房,首付款资金在买卖双方均不知情的情况下会被转走,风险的关键漏洞究竟出现在哪个环节?

但记者调查中发现,这不是孤例。事实上,早在2016年之前,链家曾一度宣称布局金融理财业务,于2014年末推出理房通平台,对其定位是房产交易领域的“支付宝”,为了解决房产交易环节买方卖方最终交易达成之前的资金安全问题。随着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链家彼时推出的一系列金融产品随后也逐渐沉寂。不过,理房通APP面世后,链家也不时被指通过这一产品从客户购房款的沉淀资金中获益,链家自身对此也发过声明。

冀先生原本想还是通过银行做资金监管更放心些,但必须承认的是银行提供的资金监管业务有着其作为传统金融行业所特有的属性,刻板而繁琐,虽然能保证资金的安全,但是在体验为王的时代分外让人不胜其烦。首先,咨询后才知道银行只愿意做房款这种大额资金的监管,那定金怎么办?其次由于银行资金担保是需要买卖双方同时在场,但众所周知银行休息日并不工作,冀先生和业主都是私企上班族,一是工作日不好请假,能请假又请不到同一天,拖了一周好不容易请到假但业主临时有事来不了,第二次更是只请到下班前两小时,当带着大包所需资料赶到银行,结果办理业务的人太多排到下班也没轮到。全勤奖不仅泡汤,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一无所获,还凭白被要求办了张该银行的信用卡,实在恼火。

购房首付款不翼而飞

在此次案件中,链家相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这是员工个人行为,利用资金监管漏洞进行欺诈,链家也是受害方。

当冀先生体验了银行监管的繁琐流程之后,房产经纪人不经意提到已经覆盖全北京链家等各大地产中介的托管平台理房通。这一次,冀先生立即下定决心选择理房通服务。

6月21日,购房者蒋女士向记者讲述,她于2018年12月23日在北京链家海德店购买牡丹园附近的一套房屋,随后向卖方马女士和链家分别支付了20万定金和5万中介费(另外3.06万的中介费4月26日支付)。

而令人费解的是,通过知名大型中介平台购房,首付款资金在买卖双方均不知情的情况下会被转走,风险的关键漏洞究竟出现在哪个环节?

交易的本质是资金安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资金划转协议等材料发现,2019年1月15日,链家员工肖某让蒋女士和马女士在理房通APP上签订了《理房通资金支付服务协议》,并让买方将147万首付资金转入理房通账户。两天后,理房通APP显示,该笔资金已经划转至建委监管。

购房首付款不翼而飞

其实早在2014年7月,央行颁发的国内第一张面向房地产行业的支付牌照的所有者,就是北京理房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其主打业务“定金保”与“房款保”
颇有市场改革性。也就是说客户会先把定金和房款等通过理房通直接放在专用的银行备付金账户中,这个备付金账户是受央行和银行监管的,理房通无法操作,即便理房通出现状况,备付金账户仍然是安全的,不会立刻给到业主。当签约之后,在过户专员确认房屋权属明晰,理房通才会将定金给到业主,而房款则是在完成房屋权属转移后解冻给业主。理论上,切实有效的避免了行业痛点所造成的双方可能性经济损失。

1月24日,链家员工带领双方至农行上地支行办理购房贷款。不过,链家员工对蒋女士称为其办理的是基准利率贷款,不能去银行内部,会有银行员工出来办理。于是,在银行附近的一家餐饮店中完成了房贷手续的办理。贷款迟迟未批复下来,事发后,双方向农行上地支行问询,被告知该行从未收到过这笔贷款申请,并强调从2018年底以来就未曾开展过房贷业务。

6月21日,购房者蒋女士向记者讲述,她于2018年12月23日在北京链家海德店购买牡丹园附近的一套房屋,随后向卖方马女士和链家分别支付了20万定金和5万中介费(另外3.06万的中介费4月26日支付)。

但凡是链家等大型中介的客户,都已实现了理房通在线交易的平台接入,冀先生之所以最终放心接受使用理房通,不仅是基于传统过户流程的复杂,精力不济导致时间受限,最核心的问题,还是资金安全的风险。面对隐患的可能性存在,恐怕如何谨慎都不为过。

根据买卖双方人士对记者的讲述以及提供的材料证据,在交完首付款、办理完贷款手续之后,这笔购房交易迟迟没有下文,双方均多次问询和催促中介,但一直有各种事由使交易无法推进。直到3个月后的4月底,卖方认为买方已经根本性违约,将其起诉至法院。买方蒋女士对此深感意外。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她也一直在催促中介,但是中介告诉她卖方房子事务未处理好,需要等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资金划转协议等材料发现,2019年1月15日,链家员工肖某让蒋女士和马女士在理房通APP上签订了《理房通资金支付服务协议》,并让买方将147万首付资金转入理房通账户。两天后,理房通APP显示,该笔资金已经划转至建委监管。

之后,冀先生又询问了北京银行工作的朋友,了解到“央行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挪用、占用、借用支付机构接收的客户备付金。而且客户备付金账户的网银接口具有严格使用限制,所有的资金操作都必须有客户明确的授权、实名认证、发起的时间等信息,通过银行专用接口才能实现。”有朋友和央行的背书,冀先生最终决定选择理房通来做资金监管,所幸业主也非常乐意配合。

买卖双方由此开始直接对话才发现,一直是中介在中间制造矛盾,阻止交易顺利完成。

1月24日,链家员工带领双方至农行上地支行办理购房贷款。不过,链家员工对蒋女士称为其办理的是基准利率贷款,不能去银行内部,会有银行员工出来办理。于是,在银行附近的一家餐饮店中完成了房贷手续的办理。贷款迟迟未批复下来,事发后,双方向农行上地支行问询,被告知该行从未收到过这笔贷款申请,并强调从2018年底以来就未曾开展过房贷业务。

产业进步第一要义:便捷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