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解民营企业,综合施策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

前九月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百分之十九点八

前九月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百分之十九点八综合施策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

【来自国新办新闻发布会的报道】

综合施策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

今年以来,一系列旨在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的政策陆续出台。目前这些政策效果如何?在30日举办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以及多家银行机构负责人对此进行了回应。

今年以来,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我国部分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出现了经营和融资困难。在10月30日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董事长缪建民、泰隆银行董事长王钧就银行业和保险业服务民营、小微企业的有关情况进行了详解。

今年以来,一系列旨在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的政策陆续出台。目前这些政策效果如何?在30日举办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以及多家银行机构负责人对此进行了回应。

王兆星介绍,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达到30.4万亿元。18家主要商业银行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已经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了0.7个百分点。1—9月,信用保险和贷款保障保险累计服务的小微企业达到50万家左右。

民营企业融资难出现新特征

王兆星介绍,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达到30.4万亿元。18家主要商业银行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已经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了0.7个百分点。1—9月,信用保险和贷款保障保险累计服务的小微企业达到50万家左右。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特别针对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相关的尽职免责机制,激发银行基层机构人员服务民营企业内生动力,降低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抵押的依赖,更多地根据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信用记录、市场竞争能力、财务状况等,发放更多的无担保、无抵押的贷款。同时,也要提高贷款审批时效,缩短贷款审批时间,及时满足企业资金需求。

大力疏导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大力发展普惠金融,鼓励对龙头民营企业给予融资支持,督促金融机构改进内部激励约束机制,科学设置小微企业业绩考核权重……今年以来,银保监会针对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形成强大的政策合力,有效降低了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特别针对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困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相关的尽职免责机制,激发银行基层机构人员服务民营企业内生动力,降低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抵押的依赖,更多地根据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信用记录、市场竞争能力、财务状况等,发放更多的无担保、无抵押的贷款。同时,也要提高贷款审批时效,缩短贷款审批时间,及时满足企业资金需求。

王兆星说,对于不同类型的企业,银行要区分情况,按照市场化原则,分类施策,稳妥处置。比如一些中型、大型的民营企业遇到了暂时的流动性的困难,如果企业是有前景的、产品是有市场的、技术是有竞争力的,未来也有一定的订单和现金回流,对于这类企业银行不要停贷、压贷。相反,如果企业的经营管理粗放,产品缺乏竞争力,技术也落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可能被淘汰,有些甚至可能是“僵尸企业”,对这些企业的贷款就需要逐步退出。

数据显示,目前针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截至9月末,我国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比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的户数超过1600万户,同比增加406万户;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达到30.4万亿元。18家主要商业银行今年三季度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控制在6.23%,较一季度下降0.7个百分点。今年1—9月份,信用保险和贷款保障保险累计服务小微企业约50万家,为小微企业获得贷款提供了保障。“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采取这些金融服务措施,不仅支持了民营企业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经济发展、稳定投资、稳定信心发挥了积极作用。”王兆星指出。

王兆星说,对于不同类型的企业,银行要区分情况,按照市场化原则,分类施策,稳妥处置。比如一些中型、大型的民营企业遇到了暂时的流动性的困难,如果企业是有前景的、产品是有市场的、技术是有竞争力的,未来也有一定的订单和现金回流,对于这类企业银行不要停贷、压贷。相反,如果企业的经营管理粗放,产品缺乏竞争力,技术也落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可能被淘汰,有些甚至可能是“僵尸企业”,对这些企业的贷款就需要逐步退出。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说,根据前段时间对民营企业调查分析,这一轮民营企业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新的特征和成因。融资难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而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解决问题,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在加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过程中,要坚持“不唯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业、只唯优劣”,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一视同仁。

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备受关注,而如今的民企融资难又呈现出一些不同以往的新特征、新变化。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说,根据前段时间对民营企业调查分析,这一轮民营企业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新的特征和成因。融资难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而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解决问题,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在加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过程中,要坚持“不唯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业、只唯优劣”,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一视同仁。

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介绍,商业银行要依靠大数据、人脸识别等技术提升信贷管理能力,同时要打通“信息孤岛”,让商业银行便捷获取税务、工商、用电量等数据,建立起先进的风控模型,增强风险识别能力。银行要主动转变思路服务小微企业。

易会满前不久带队到浙江专门调研民营企业融资问题。“这一轮民营企业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新的特征和成因。融资难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而是企业经营进一步分化;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表现为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实际上,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余额是增长的,授信也保持基本稳定,并没有出现抽贷、限贷等歧视性措施。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企业的债务成本。”易会满表示。